七茶Akuli

全职高手all叶大法好x刀剑乱舞
这里透明小小小写手七茶x来勾搭
微博:@--七茶-- 有空来找我玩///

家里养着的沐橙喵

由于饲养费太贵了所以我要把她抛弃!来个人把她领养走吧

【叶黄】延年 10

黄少天回到家中,已是傍晚。
家家户户灯火通明,饭菜飘香,他不禁又没骨气地想念起了叶修来。
如果那个家伙在的话,肯定又是等着本剑圣给他做饭吃的吧?
推开家门,发现家中竟然有烛光自叶修的卧房那半掩着的门内映出。
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难道……?
冲过去推开房门,只见有个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身影坐在那里。
听到声音,那个身影回头冲他一笑,在烛光照耀下,眼底有温柔的光芒荡漾。
那是一张他朝思暮想的脸。黄少天愣住,一丝狂喜涌上心头,眼眶竟有些湿润了,这三年来想说的千言万语,想问的无数个为什么,都哽咽在喉咙里,张了张嘴,却是说不出话来。
我可是个话唠啊,不带这样的吧。他对自己说。
略带笑声的嗓音划破寂静。

“少天,我回来了。”
“……”
“少天?”
“欢迎回家。”


|终|



------------------------------------------------------

想了一天的结局最后还是偏离了原来的构思。
原来设想的结局大概是:叶修回来,和黄少天解释了为什么那么久不出现之类的balabalabala。
但是最后我想了很久还是觉得,我文中的少天,并不需要那么多解释,他所需要的只是叶修说的一句“我回来了”。
总之写到这里这篇文终于写完了,也感觉少了一个包袱【你这人】总之就是很开心///A\\\

能看到这里的妹子(或者汉子?)真的非常谢谢你们er
文笔不是很好也请大家多多包涵
总之阿里嘎多!

【叶黄】延年 9

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依旧。
“啊呀这大街上真是热闹啊,到哪里都有这么多人,天气这么热,真是热死本剑圣了,你说是不是啊张佳乐?”一个身着蓝衣的青年像身旁的人喋喋不休地抱怨着。
身旁红色长发用玉冠束起的青年,也就是身边人口中的张佳乐感同身受地点了点头:“少天,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可是不是你非要在这么热的天出来买白斩鸡吃的吗?”
“是这样吗?好像是这样的诶,好吧就是本剑圣要出来的,反正本剑圣这么帅气老天肯定舍不得热死本剑圣的!”
“……”

这个蓝色华服的青年就是黄少天,他已经潇洒地抛弃叶修浪迹天涯三年了。
在这三年里,他走过了许多风景秀丽之地。
他也结识了张佳乐这个闺中密友。
三年前黄少天,黄少天刚开始旅行的时候,路过了一个青楼,正巧碰见花魁花花姑娘在门口揽客。当时他觉得这姑娘真是美,红色长发垂及腰间,身着艳丽的大红色长裙,勾人的桃花眼,镶嵌在那张瓜子脸上熠熠生辉。当时围这花花身边人还真不少,于是他也上去围观了那么一小下凑个热闹。
这一看不要紧,他居然看见了那“姑娘”的喉结,再加上刻意变得尖锐的嗓音,黄少天断定,这姑娘是个男的。
于是黄少天发挥了他的无敌脑洞,顿时脑补出这兄弟小时候得罪了人被赶出家族,不得已只好来到青楼卖艺维持生计。因为对自己脑补出的故事中这兄弟虚构的身世太过同情,所以黄少天决定为他赎身。那会儿黄少天还在感慨,还好这兄弟好命遇到了他。
上前说明了来意,那姑娘,啊不,是兄弟兴许以为他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赶紧阻止了他,并给他解释了一通。
这个凄美的故事是这样的:这兄弟名字叫张佳乐,张姑娘有个富可敌国的“相公”叫孙哲平,这青楼就是有钱人孙哲平闲来无事开着玩的。有一天,青楼里的姑娘和张佳乐打了个赌,然后张佳乐不幸赌输了,于是被迫穿上女装扮成花魁,在青楼门口揽客。
黄少天一听这故事怎么那么耳熟,紧接着就想起了自己那段穿女装比武招亲的黑历史。不由的感叹,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于是黄少天对张佳乐的这个凄美的故事产生了万分同情,并且为了证明自己不是断袖,就自爆了黑历史,于是两人因为这段相似的事迹一见如故,结为了闺中密友。
接下来,黄少天就拉着张佳乐一起游山玩水,有个“好姐妹”相伴也不会无聊。
于是张佳乐告诉富商孙哲平自己要陪着自己的“好姐妹”黄少天出去潇洒地浪迹天涯了,孙哲平对张佳乐的心血来潮见怪不怪。再然后,孙哲平就成了他们游玩的友情赞助商。

三年转眼过去。
有一天张佳乐说:“少天,我有点想大孙了。你说我们是不是该回一次家了?说不定你相公已经在家里等你了诶。”
黄少天也有这个想法,说不定他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已经在家里等他回家了,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他还是这样期待着。
“好吧张佳乐既然你这样子真诚地恳求本剑圣,虽然本剑圣还没玩够,但是本剑圣心地善良宽容大度,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这个请求好了不要太谢谢本剑圣。”
“黄少天你大爷的傻了吧?我什么时候求你了。”
“就在刚才啊,乐乐你不会是忘记了吧,那本剑圣真是要为你的记性默哀了,你还这么年轻就这么健忘,这还得了啊,赶紧让你们家大孙找个医师给你治治吧。本剑圣就不陪这么健忘的你聊天了,回家了,回家了,下次见啊。”
“……黄少天你妹!”
两个人分道扬镳,三年的旅程就到这里结束了。


------------------------------------------------------

#一不小心带了乐乐玩系列#


我对不起党对不起组织,其实我是站的闺蜜组!

【叶黄】延年 8

黄少天回到蓝雨,交了任务。
蓝雨帮主收到兴欣阁传来阁主失踪,兴欣阁阁主之位交于武林第一美人苏沐橙的消息后,同意了黄少天离开组织的要求。
在其他杀手为曾经的同事举行了送别宴以后,黄少天回到了家中。

坐在叶修的房内,黄少天想起了之前和叶修的嬉戏玩笑,竟然心中产生了一些名为怀念的情绪。
嘴角不禁勾起一抹似是嘲讽的弧度,什么时候自己也变得这么矫情了呢?黄少天忍不住想。
现在想来,还是疑点重重的吧?
为何叶修之前明明很担心他,这最后一次任务却完全没有担心的样子?
为何以机关繁复著称而闻名天下的千机楼,却让他轻易闯了进去?
为何本应是机关重地的阁主所在的七楼,他进去却没遇到机关?
为何他会觉得那人的身影熟悉得很?
为何这阁主连打架的时候都不以真面目示人?
为何他不选择用千机楼的机关解决他,而选择带他来悬崖边?
叶修可是武林第一高手啊,若不是有心让他赢,凭他那点小聪明,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将他打败?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吧?
真真是被以后能和叶修一起游山玩水的光环和喜悦砸昏了头脑,居然这么多破绽都没发现,枉本剑圣一世英名啊。黄少天苦笑。
如果本剑圣机智无比的头脑能清醒一点,也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了吧?
也不知道叶修是生是死?他这么老谋深算的人,哪会这么轻易就死了,这么做肯定给自己留了后招吧?
可是如果他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那份虚无缥缈的自由,没有了你,又有什么意义?
说好的等我回来呢?我回来了,你人却不见了。
说好的私奔呢?你骗我费尽心思终于打理好一切,结果你人呢?难道要我自己和自己私奔吗?
“被你这么一骗,本剑圣可是再也不会相信爱情了!”
故意喊出这句自己都觉得搞笑的话,黄少天抬头想假装忧伤地望着明媚的蓝天,安慰一下自己受创的内心。可是骤然顺着脸颊滑下的一颗晶莹泪珠,却出卖了他的心情。

黄少天打包好简单的行李,准备一个人去浪迹天涯游山玩水气气叶修。
走到门口,好似想起什么,转身回到书桌旁留了一张字条:本剑圣浪迹天涯去了,勿念!
果然还是有必要让他知道一下吧。黄少天想着。
放下手中的笔,看着纸上还未干透的墨迹,似乎已经预想到了那个可能永远回不来的人有一天看到这张纸条时的无奈一笑的样子。
将纸条放在桌上铺平,拿起放在桌边的包袱,潇洒一笑,不回头地大步离开。

不管你还在不在,这一次,换我等你。




------------------------------------------------------------




要到结局了///A\还没想好怎么写【ni】其实快到结局了虽然没什么人看我还是决定给组织给all叶党们一个交代!具体交代什么且听下回分解

【叶黄】延年 7

黄少天身着一身夜行衣,脚尖轻点屋檐,朝着千机楼飞去。
千机楼是兴欣阁的所在地,每一楼都有各种机关,除了内部人员,其他闯进去的人皆是无从应对。
千机楼一共有七层,每一层都对应一个职位,兴欣阁阁主自然在最高的那一层,这么说来要想进入阁主那一层,又不触碰其他几层的机关,那便不能一层一层往上闯,只能用轻功飞到七层。

足下生风,悄声无息的到达七层,黄少天顺利的进入千机楼内部。
黄少天走一步便警惕的查看四周是否有机关被启动,不就便到达了兴欣阁阁主的房间门外。
黄少天透过窗户往里面看,在油灯微弱的光芒的照耀下,隐约能看到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男人在内整理情报,再仔细一看,那面具周围还有一道红边。
白底红边的面具……想起叶修对自己曾经提起过的兴欣阁阁主,也是白底红边,那边就是他了。
为什么第七层没有机关呢?黄少天暗暗思忖着,莫非是这机关在兴欣阁阁主的房内?也不会啊,难道是因为阁主在办公于是把机关关掉了?这个倒有些可能。
还不待黄少天想出个所以然,房间内的人好像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
“什么人在外面。”刻意压低的嗓音从房内传出。
知道自己被发现了,黄少天索性也不再隐藏,大摇大摆的走进房间内:“来要你命的人。”
“好大的口气,想要我的命,也要看你是否有那本事了。”说完,还没等黄少天继续开口,便已是一纵身从窗口飞出。
黄少天不甘示弱,也从窗口跟随而出,追了上去。
那兴欣阁阁主的速度不快,仿佛是故意要黄少天跟得上一般。黄少天也像在顺从他的意思,紧紧跟随。
恍惚间,只觉兴欣阁阁主的身影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
当年我在兴欣阁打听父母的情报的时候,兴许见过这个人吧,黄少天想着。
他小时候无父无母,原以为被父母抛弃,却不想在兴欣阁打听到了自己父母双亡的消息。
算起来这个人好歹也算得上是自己的半个恩人吧,像在自己却要杀了他结束杀手生涯得到自由,真是造化弄人啊。黄少天叹了一口气,这么想着。

抬起头,不知不觉被兴欣阁阁主带到了悬崖边。
看着男人站在悬崖边,身着红衣的身影。到底在哪见过呢?黄少天又微微失神了。
“不是要杀本阁主吗?”对面身着红衣的男人微微抬了抬下巴,眼神倨傲:“那就放马过来吧。”
黄少天被打断思绪,回过神来,这才记起今天的任务。
这个人真奇怪呢,打架还戴着面具,难道他不觉得这面具是一个累赘吗?
将手轻轻放到腰间别着的冰雨的剑柄上,稍稍一用力,冰雨出鞘。黄少天眼神渐渐变得锐利,缓缓将剑举起对着对面的人。
只见对面的红色华服的人,从背后抽出他的武器---一把伞。
这伞名唤千机,与冰雨同为兵器榜综合排名前十的武器,攻击排名与防御排名却都比冰雨要高。
黄少天身形一动,转眼就来到那人头顶上方,手中的冰雨向下劈去。
“咣”的一声,落在了变换为盾的千机伞上。
被挡住了。黄少天心里小小的可惜了一下。
千机伞在挡住冰雨的攻击之后,瞬间变换为长矛,向黄少天刺去。
黄少天向后一个空翻,躲开了长矛,落在离对方不远的平地上。
这个人既然是自己的半个恩人,那么便只要他半条命好了,只要将他逼下悬崖,自己便可以回去跟组织交差。黄少天这样想。
手中的冰雨甩出一道凌厉的剑光,带着逼人的气势朝着对面的人冲去。黄少天则以剑光为掩护朝着兴欣阁阁主冲去,手中掷出一枚暗器直逼对方拿着武器的手臂。
对面的人用千机伞挡住了那道剑气,却被那力道往后退了几步,一时没注意黄少天的动作。
微不可闻的“扑哧”一声,那是暗器埋入血肉中的声音。
只见对面那人的右手手臂受了伤,似是无法再拿住武器,千机伞“咣当”落地。
很好,目标靠近悬崖边沿。黄少天眯了眯眼睛。
那人弯下腰,用左手将千机伞拿起。
趁着对方还未反应过来,黄少天一记连环腿踢在那人的胸膛上,好像并没有料到他会在这时攻击,那阁主终究是掉下了悬崖。
黄少天站在悬崖边,看着那红衣男人下落。那白底红边的面具,似是没有足够的力道支撑,又好像是巨大的冲力使系在面具上的绳子断裂,那面具,竟脱离了那人的脸。
面具脱落,黄少天看见了一张他熟悉的脸。
那张脸的主人,喜欢对他冷嘲热讽,喜欢开玩笑似的叫他媳妇,喜欢耍无赖不做饭不做家务还死皮赖脸就在他身边……
“叶修---”
沙哑的叫唤响彻整个悬崖。
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将叶修逼下悬崖。黄少天闭了闭眼,这只是一个玩笑,叶修可是第一高手,他会上来的。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可惜,叶修没有。
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赶回家。希望叶修还像往常一样窝在家里,看到完成任务回家的他,笑着说:“欢迎回来,哥饿了,快给哥做饭去。”希望刚刚发生的事情只是他的一个错觉。
打开家门,走到叶修房门口,里面传来微弱的烛光。
黄少天瞬间燃起了一丝希望。
推开门:“我……”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内心希望的火苗瞬间被无情的事实扑灭,他呆呆地站在房门口,木讷地将话说完,“回来了……”
那微微摇曳的烛光,似乎暗示着房间的主人离开时忘记将它熄灭的匆忙。
他摇头,仍旧不愿意相信叶修会这样子离开。
但是这次,叶修真的走了。
赶不走的人终于被他赶走了,知道他黑历史的人不在了,他该开心不是?为何心情却如此沉重?是对自己良心的谴责吗?
平生第一次,好像有什么碾过他的心脏,他仿佛都能听见心脏破碎的声音。
不知何时,那个人已经在他的心底扎根。

【叶黄】延年 6


“少天,注意安全。哥等着你结束你的杀手生涯。”叶修心情极好地说道。
虽然嘴里说着注意安全,可脸上哪有什么担心的样子?黄少天鄙视了一下他,心里奇怪,这次叶修怎么不担心了?也许是因为本剑圣即将结束的杀手生涯让他很开心?
“知道了,我会的。”难得精炼的话语从黄少天的嘴里吐出,大概是要上人生中最后一个战场的缘故,让他这个话唠都变得沉默寡言了。
“啧,这可真不像你,”叶修伸手捏了一把黄少天的脸:“怎么搞得跟生死离别似的?打起精神来,那兴欣阁阁主又不一定打得过你。”
黄少天被说中了心事,顿时恼了。
他炸毛一样的甩开叶修的手:“放屁!什么打得过打不过的,那才不是本剑圣的思考范围内的事情好吗!本剑圣这是高兴,高兴你知不知道?本剑圣要结束这么危险的工作了现在高兴得很!”
看到黄少天变回了话唠,叶修笑了:“这才是我家的乖媳妇,你不说话,哥还以为你被鬼附身了呢。去吧去吧,哥等你回来。”随手挥了挥,躺倒在床上。
“那我去咯?”
“你倒是去啊你,怎么这会儿这么矫情了,还一步三回头呢你,哥的手都挥累了。”
黄少天这回真的炸毛了,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了。
因此他没看到,倒在床上的叶修,眼里暗光一闪,悄声无息地坐了起来,从后门飞身离开。

【叶黄】延年 5

“当杀手太不自由了,还危险,跟着哥游山玩水多好,快离开蓝雨,跟哥走吧。”
“叶修你大爷啊,你凭什么命令我!本剑圣做什么轮不到你来干涉。而且你确定那不叫私奔吗”
“哦,原来媳妇喜欢这种口味的,那也行,私奔就私奔吧。”意味深长地道。
“私奔你妹啊私奔,你自己私奔去吧!”


经过那件事以后,叶修决定劝说黄少天离开蓝雨。
“少天,你作为媳妇要听哥的话对吧,哥让你离开蓝雨你也要听哥的。”
“凭什么啊,就凭上次本剑圣的那次失误吗?叶修,我告诉你,这不可能!,蓝雨是本剑圣的半个家!本剑圣是不可能抛弃家和家人和你一起走的!再说了,你才是媳妇,你全家都是媳妇,本剑圣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你居然说本剑圣是媳妇,你让本剑圣情何以堪啊情何以堪?”
“这回可不是一次失误的问题。媳妇你要知道,武林中高手无数,并不在你我之下的高手数不胜数,他们只是没有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之下。万一你碰上,哥不在你身边,谁来救你?”
黄少天沉默了。虽然不想承认,但他明白,叶修说的极为有道理,每句话每个字都戳他心坎。
武林中高手如云,他之前没碰上,是他的运气,当然也是他的实力,不然以他大意不会查人底细的作风,早就死了几百遍了。
之前没遇上,不代表之后不遇上,蓝雨对他这个第一杀手越来越满意,任务的难度虽没有什么规律,但蓝雨有时也会派给黄少天一些难度极高的特殊任务,万一遇上了,他也是在劫难逃的。
尽管叶修说的有道理,但黄少天为了自己的面子,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但他又说不过叶修,只好用拖延战术:“这件事下次再说,本剑圣累了,睡了睡了啊,你也快去睡吧。”一溜烟跑回自己的卧房,鞋子一瞪,往床上一躺,双手枕在脑袋后。
“没事儿,哥等你回心转意。”门外传来叶修无赖的声音,黄少天仿佛能够想象叶修说这话时笑得像狐狸似的模样。
其实嘴上这样说,但黄少天的内心却很是渴望和叶修所说的那份潇洒那份自由,可是他明白,蓝雨不会轻易的放过他这个第一杀手的。于是他决定,每天都去骚扰一下蓝雨总管,说不定能争取到什么特殊任务,没准帮主一高兴,就把他给放了呢。
带着这样的美好愿望,黄少天找周公下棋去了。
嘴上说不要,内心却很诚实嘛,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口嫌心正直?

第一天,黄少天就和蓝雨的总管说了一大堆废话,聊聊家常,谈谈理想什么的,最后绕到这个请求,但是被驳回了。
黄少天认为,一定是他没把总管绕晕
于是第二天,黄少天又去恳请总管同意,但是也被驳回了。
第三天……
……

有一天,黄少天照例去总管那里无赖一番的时候,皇天不负有心人,总管终于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前几天有人花钱买兴欣情报阁阁主的脑袋,但是派了几个杀手去都没成功。总管记起了黄少天的请求,为了能让自己的耳根清净一些,便向帮主提出将这个任务交给黄少天。如果黄少天能够完成这个任务,帮主承诺答应他的一个要求,不管是什么都可以。
终究是争取到了一个机会啊,这么多些天,果然没白白骚扰那个总管,有机会一定要好好谢谢他。黄少天想。
阳光倾照在他脸上,兴许是太过刺眼,黄少天微微眯了眯眼睛,抬手挡住。
完成这个任务,就可以和叶修私奔了吧,啊不,就可以和叶修一起游山玩水了吧?这个任务他是绝对会完成的。
他这样想着。

【叶黄】延年 4

作为蓝雨最优秀最优秀最优秀的杀手,黄少天完成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暗杀任务。
当然,俗话说得好马也会失前蹄,即便是黄少天,也有失手之时。有一次他险些失败不说,还差点赔了自己的小命。
这还不是他最憋屈的,最憋屈的是,自从他加入蓝雨当杀手,那么多次任务,只有这一次失误,并且这一次失误,还好巧不巧的给叶修看到了。
与其说是给叶修看到了,倒不如说是叶修跟踪黄少天,黄少天才保住了他的小命。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
黄少天那天的任务是去暗杀一个钱庄的庄主。
既然是钱庄的庄主,那便也算得上是一个商人,然而黄少天却万万没想到,商人,居然也会武功。
那天,黄少天悄悄潜入那个钱庄,想要趁夜深人静之时,将庄主悄悄杀掉。
却不想,那个庄主早就知道有人花钱买他的命,于是请来众多高手埋伏在钱庄内,故意在黄少天潜入庄园之时没有动作,想让他放松警惕。
果不其然,黄少天确实大意了,没发现有埋伏。
待他进入庄主别院之后,那些高手便将他包围住。
作为蓝雨最有名的机会主义者,黄少天没想过要硬碰硬,只想解决掉庄主,速战速决。
他趁那些高手没注意的时候,发出一枚暗器,那柄暗器带着凌厉的气势朝着庄主的脖子飞去。
就在黄少天以为自己得手的时候,不想,那庄主居然接住了。
黄少天大惊,许多人都不知道,他不仅是名震天下的剑圣,也是用暗器的高手,然而这个庄主却轻而易举地接住了他用八分内劲发出的暗器,这表明,这个庄主的实力不在他之下。
他的动作被发现,所有高手再次一拥而上,把黄少天团团围住。
黄少天手持一把泛着冰蓝色光泽的剑,剑身上雕刻着朴素的花纹,好似在放出幽幽寒气,此刻有人仔细看,便会发现这是兵器榜上综合排名前十的宝剑冰雨。
黄少天抬手甩出一道凌厉的剑气,将好几个高手震飞,又一记连环飞腿,踢在一个高手的胸前,那高手承受不住力道,被踢得向后飞去,又连续撞倒好几个高手,这才停了下来。
很快,黄少天解决掉了大半高手,剩下的几个见形势不对,选择明哲保身,逃走了。
黄少天明白,他对上那个实力不在他之下的庄主,很有可能在劫难逃。
那些高手,单打独斗绝对比不过他,可群殴他还真应付不过来,解决那些人用掉了他的大半体力,本来对上那个庄主便只有一半的把握,现在恐怕是……
都怪自己大意了,没有查清对手的底细就动手。黄少天暗暗咬了咬牙,心中顿生无限悔意。
那庄主速度想必极快,黄少天只看得见他的残影,以及手中那发着幽幽的绿光匕首上。那匕首定是抹上了极为厉害的毒药。
黄少天一个飞身,从庄主头上跃过,手中的冰雨直指庄主的脑袋,却不料那庄主身形一闪,出现在黄少天身旁。
黄少天神色大惊,这速度也太快了吧。他还来不及多想,只见那庄主对他诡异的一笑,一脚踢在冰雨上。
庄主显然将内劲都用在了这一脚上,黄少天被冰雨一起带飞出去数十米远。
在黄少天刚落地,全身疼痛,还未起身,那庄主便瞬间出现在他身侧,手中拿着那柄浸满毒药的匕首。
这次真的玩完了,黄少天闭上眼睛在心里哭喊着。
预料中的疼痛并未到达,黄少天睁开一只眼睛,只见那庄主目光忽然呆滞,嘴角滑下一抹殷红,匕首掉落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紧接着身子往旁边一歪……死了?!
黄少天迅速爬起来,查看庄主的死因,发现他心窝处,插着一支带红缨的飞镖。
这飞镖有点眼熟啊,好像在哪里见过,黄少天见飞镖转来转去仔细查看。这不是叶修平常无聊时玩的飞镖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非……
“哟,这不是名震天下的剑圣大人么?怎么会搞成这幅狼狈样?哥看见了,好生心疼。”身后传来戏谑的声音,这语气,这口吻,这欠揍的声音,回头一看,果然是叶修!
要说黄少天看见飞镖时,他的内心是拒绝的话,那当他看见叶修本人时,他的内心几乎就崩溃了。
为什么偏偏是叶修!本剑圣百年难遇的一次失误好巧不巧被叶修撞见了,这让本剑圣情何以堪!完了完了,这次又被他抓住一个把柄,这次想摆脱叶修是真的不可能的事了。
“叶修,你丫的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半夜跟踪本剑圣出来的吗?本剑圣告诉你,你这是违法行为!”
叶修翻了一个白眼:“哥要是不在这儿,你连命都没了。出来杀人都不调查人的底细,你妈没告诉过你这个钱庄庄主也是个高手啊?”
“我妈还真没告诉过我!总之你跟踪我就不对!你必须保证不把今天看到的说出去。”
“好啊,不说出去可以,前提是我要留在你身边,你不许赶我走,所有家务买菜做饭都由你来做。不然的话以我的人脉,明天早上让整个江湖都知道这件事,不是什么难事。”
“我靠叶修,算你狠,好好好本剑圣答应了,你也要说话算话不许说出去。”黄少天憋屈得很,他就知道叶修没安好心,事实上,叶修从来没安过好心。
“这就对了,媳妇真听话。”
“……叶修你妹。”



【叶黄】延年 3


叶修和黄少天“同居”之后,一切生活除了多了一个人之外,还是照旧。
哦不,除了此刻。
“叶修你大爷的,今天轮到你做饭你为什么不做!你不知道本剑圣每天工作有多累吗,你还要本剑圣操心伙食问题?”
“吵什么?自己买去。”
“我靠本剑圣好心把你留在身边你居然连一顿饭都不肯做,每次轮到本剑圣做饭的时候,我什么时候推辞过?每次轮到你做饭你就是一副深仇大恨的样子,不是不做就是去大街上买。要你何用啊?你走吧。”
“剑圣大大确定要哥走吗,哥口风可是很松的,万一一不小心,全天下都知道了名扬天下的剑圣黄少天居然男扮女装摆擂台比武招亲,那可怎么办啊。”叶修躺在躺椅上斜眼看着黄少天,轻笑着说道。
“我靠你这是在坑本剑圣吗?你以为本剑圣会怕了你吗?叶修你太天真了。”黄少天一边在心里吐槽叶修的心脏,一边不服气的爆语速反击。
“你说哥坑你?不不不,哥如何会坑你呢,”叶修起身走到窗边,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各位乡亲,我告诉你们个事儿,恩,就是前段日子那个比武……”还没说完就被黄少天捂住嘴巴。
“各位,没什么事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扰了,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把叶修从窗边拉回来,黄少天哭丧着脸说:“服了你了,千万别说出去,要不然本剑圣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了,我可是你名义上的媳妇啊,你可千万别毁了你媳妇的英明。”某剑圣为了自己的名声,连一张老脸,啊不,帅脸都豁出去了。
“这样啊,”叶修一笑:“媳妇哥现在有点饿了,你看……?”
“行行行,我去做饭,我去做饭。”


【叶黄】延年 2

说到黄少天的“便宜相公”叶修,为什么叶修会成为黄少天的相公呢,这其中就有一段不得不说的往事。


故事是这样发生的。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
黄少天和蓝雨几个杀手打赌,然后很不幸他输了。
那几个玩心大发平时又被黄少天烦的连爹妈都快不认识了的杀手决定好好的把黄少天整一顿,以此报仇雪恨。
于是悲剧就此发生。
黄少天被迫穿上女装,扮成了女人,在大街上摆上擂台比武招亲。
黄少天本就长得俊俏,除了话多了一点,气质也是极佳,此时被扮作女性,又被那几个杀手找人化了一通妆,自然迷倒了万千男性。
再加上那几位看好戏一般的大肆宣传,结果不言而喻,来参加比武招亲的数不胜数。
黄少天想,如果最后的赢家是一个普通人家,那他可以给些钱币,打发了。
然而,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不 可 能 !
黄少天千算万算没算到武林第一高手叶修居然也来凑热闹,最后的结果不言而喻,叶修成为了赢家。
黄少天怒了,这叶修分明认得他,他分明知道比武招亲的人是他,还来凑这个热闹,绝对是不安好心。
事实证明,叶修真的没安好心。
比武招亲事件结束之后,叶修赖在黄少天身边不肯走了。
你猜他用什么理由?
叶修抬起黄少天的下吧说:“黄美人,那天比武招亲那么多人看着,哥好歹是武林第一高手,你要是现在甩了哥,让哥还怎么在江湖上继续混下去?哥的名声哥的清白都会让你给毁了的!”
黄少天简直要被叶修的无耻给无耻哭了。
他敢发誓,虽然那天比武招亲确实有很多人来凑热闹,但这事也没有到整个江湖人尽皆知的地步,什么毁了你的名声?什么毁了你的清白?你在逗我玩呢?!
话虽这样说,黄少天也没胆子真的赶叶修走。
且不说叶修那胡扯一通的清白啊名声啊,光是他知道黄少天男扮女装这一件事,就把黄少天搞得够呛。
万一他赶走叶修,叶修一生气,把他男扮女装比武招亲的事闹得人尽皆知,那他的一世英名就真的毁了。
更何况叶修实力在他之上,要赶人家走,你也得有那个能力不是?
这个可恶的叶修,你丫知道会让自己名声扫地你有种就别来啊!知道还来凑热闹,你要不要找个大夫替你治治脑袋啊?!黄少天气的直挺的鼻子都歪了,幸好他及时发现又掰了回来。
想赶走叶修,却又无可奈何。
于是叶修在黄少天身边名正言顺的留了下来,并且成为了他的“便宜相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