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茶Akuli

全职高手all叶大法好x刀剑乱舞
这里透明小小小写手七茶x来勾搭
微博:@--七茶-- 有空来找我玩///

【叶黄】延年 7

黄少天身着一身夜行衣,脚尖轻点屋檐,朝着千机楼飞去。
千机楼是兴欣阁的所在地,每一楼都有各种机关,除了内部人员,其他闯进去的人皆是无从应对。
千机楼一共有七层,每一层都对应一个职位,兴欣阁阁主自然在最高的那一层,这么说来要想进入阁主那一层,又不触碰其他几层的机关,那便不能一层一层往上闯,只能用轻功飞到七层。

足下生风,悄声无息的到达七层,黄少天顺利的进入千机楼内部。
黄少天走一步便警惕的查看四周是否有机关被启动,不就便到达了兴欣阁阁主的房间门外。
黄少天透过窗户往里面看,在油灯微弱的光芒的照耀下,隐约能看到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男人在内整理情报,再仔细一看,那面具周围还有一道红边。
白底红边的面具……想起叶修对自己曾经提起过的兴欣阁阁主,也是白底红边,那边就是他了。
为什么第七层没有机关呢?黄少天暗暗思忖着,莫非是这机关在兴欣阁阁主的房内?也不会啊,难道是因为阁主在办公于是把机关关掉了?这个倒有些可能。
还不待黄少天想出个所以然,房间内的人好像已经发现了他的存在。
“什么人在外面。”刻意压低的嗓音从房内传出。
知道自己被发现了,黄少天索性也不再隐藏,大摇大摆的走进房间内:“来要你命的人。”
“好大的口气,想要我的命,也要看你是否有那本事了。”说完,还没等黄少天继续开口,便已是一纵身从窗口飞出。
黄少天不甘示弱,也从窗口跟随而出,追了上去。
那兴欣阁阁主的速度不快,仿佛是故意要黄少天跟得上一般。黄少天也像在顺从他的意思,紧紧跟随。
恍惚间,只觉兴欣阁阁主的身影有点眼熟,却想不起来是谁。
当年我在兴欣阁打听父母的情报的时候,兴许见过这个人吧,黄少天想着。
他小时候无父无母,原以为被父母抛弃,却不想在兴欣阁打听到了自己父母双亡的消息。
算起来这个人好歹也算得上是自己的半个恩人吧,像在自己却要杀了他结束杀手生涯得到自由,真是造化弄人啊。黄少天叹了一口气,这么想着。

抬起头,不知不觉被兴欣阁阁主带到了悬崖边。
看着男人站在悬崖边,身着红衣的身影。到底在哪见过呢?黄少天又微微失神了。
“不是要杀本阁主吗?”对面身着红衣的男人微微抬了抬下巴,眼神倨傲:“那就放马过来吧。”
黄少天被打断思绪,回过神来,这才记起今天的任务。
这个人真奇怪呢,打架还戴着面具,难道他不觉得这面具是一个累赘吗?
将手轻轻放到腰间别着的冰雨的剑柄上,稍稍一用力,冰雨出鞘。黄少天眼神渐渐变得锐利,缓缓将剑举起对着对面的人。
只见对面的红色华服的人,从背后抽出他的武器---一把伞。
这伞名唤千机,与冰雨同为兵器榜综合排名前十的武器,攻击排名与防御排名却都比冰雨要高。
黄少天身形一动,转眼就来到那人头顶上方,手中的冰雨向下劈去。
“咣”的一声,落在了变换为盾的千机伞上。
被挡住了。黄少天心里小小的可惜了一下。
千机伞在挡住冰雨的攻击之后,瞬间变换为长矛,向黄少天刺去。
黄少天向后一个空翻,躲开了长矛,落在离对方不远的平地上。
这个人既然是自己的半个恩人,那么便只要他半条命好了,只要将他逼下悬崖,自己便可以回去跟组织交差。黄少天这样想。
手中的冰雨甩出一道凌厉的剑光,带着逼人的气势朝着对面的人冲去。黄少天则以剑光为掩护朝着兴欣阁阁主冲去,手中掷出一枚暗器直逼对方拿着武器的手臂。
对面的人用千机伞挡住了那道剑气,却被那力道往后退了几步,一时没注意黄少天的动作。
微不可闻的“扑哧”一声,那是暗器埋入血肉中的声音。
只见对面那人的右手手臂受了伤,似是无法再拿住武器,千机伞“咣当”落地。
很好,目标靠近悬崖边沿。黄少天眯了眯眼睛。
那人弯下腰,用左手将千机伞拿起。
趁着对方还未反应过来,黄少天一记连环腿踢在那人的胸膛上,好像并没有料到他会在这时攻击,那阁主终究是掉下了悬崖。
黄少天站在悬崖边,看着那红衣男人下落。那白底红边的面具,似是没有足够的力道支撑,又好像是巨大的冲力使系在面具上的绳子断裂,那面具,竟脱离了那人的脸。
面具脱落,黄少天看见了一张他熟悉的脸。
那张脸的主人,喜欢对他冷嘲热讽,喜欢开玩笑似的叫他媳妇,喜欢耍无赖不做饭不做家务还死皮赖脸就在他身边……
“叶修---”
沙哑的叫唤响彻整个悬崖。
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将叶修逼下悬崖。黄少天闭了闭眼,这只是一个玩笑,叶修可是第一高手,他会上来的。他这样安慰着自己。
可惜,叶修没有。
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赶回家。希望叶修还像往常一样窝在家里,看到完成任务回家的他,笑着说:“欢迎回来,哥饿了,快给哥做饭去。”希望刚刚发生的事情只是他的一个错觉。
打开家门,走到叶修房门口,里面传来微弱的烛光。
黄少天瞬间燃起了一丝希望。
推开门:“我……”望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内心希望的火苗瞬间被无情的事实扑灭,他呆呆地站在房门口,木讷地将话说完,“回来了……”
那微微摇曳的烛光,似乎暗示着房间的主人离开时忘记将它熄灭的匆忙。
他摇头,仍旧不愿意相信叶修会这样子离开。
但是这次,叶修真的走了。
赶不走的人终于被他赶走了,知道他黑历史的人不在了,他该开心不是?为何心情却如此沉重?是对自己良心的谴责吗?
平生第一次,好像有什么碾过他的心脏,他仿佛都能听见心脏破碎的声音。
不知何时,那个人已经在他的心底扎根。

评论(1)

热度(3)